越不过那片林

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『官方直营』:蒲潇莎 来源:大学生通讯社 2014-05-07 浏览次数:

“他是一棵树,一半在土里安详,一半在风里飞扬;一半撒落阴凉,一半沐浴阳光。”
  清明,静穆。闭眼的一瞬 ,他的音容又涌入脑海。
  记忆中的爷爷,总会带着最慈祥的笑容看着我,将他那粗糙而温暖的大手轻轻抚上我的头。我记不得是他牵着我,还是我牵过他,但是我深深地记住了手掌间传来的热度,带着一份稳重与心安。
  在老家,一栋栋老旧的楼房将一片小小的松树林围在了中间。每次回去,我总是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站在这林中,循着笔直的树干慢慢向上看,起风的时候会有一两片树叶婆娑而下。当叶子飘过,我又看见爷爷站在四楼的楼梯转角处,看见他双手扶着栏杆,看见他独自一人凭栏远眺的寂寥。我突然很心疼这个沧桑尽显的老人,大声地喊他,朝他大力地挥手,一副欣喜的样子。然后他低头看向我,微笑着对我摆了摆手。那时,他和蔼的笑容顿时消散了之前他给我的落寞之感。我相信我所看到的,是一缕阳光。他说:“上来吧。”我摇摇头,仰着头喊:“我等会儿再上去。”他说:“好嘛,记得回来吃饭。”
  我望着他点头答应着,其实,我是想跑上去和爷爷站在一起的,陪着他静静地呆一会儿,因为他是那样的与世无争,淡然得让我的内心也变得很平和。可是,站在他身边的感觉却又不如从远处望着他来得这般真切与强烈。斑驳树影下,我一直仰视着他,却发现他早已与这片松树林和融在了一起,化作又一棵挺拔的大树,生生立在这里。我感觉得到,却又寻不出他。松树愔愔,正如独处的他。
  父母和我并没有每年都会回老家,而且每次回去也只呆短短的几天。因此我和爷爷很少有时候能够单独相处。可是我发现,他从不会因人聚离散而改变。虽然我们大部分是相对无言的沉默,然而仅有偶尔的寥寥数语,也总能让我深刻感受到他内心的恬淡与释然,如一泓清池,潺潺流过心头,让人心静气凝。他看向我的目光就像冬日里的阳光,不耀眼,却暖入人心。我攫住了这一份属于我的亲情,如此明晰自然。
  自从奶奶离去后,我常从爷爷的背影里读到一丝落寞,可是每每他一微笑着看你,明媚的温暖立刻将之前的阑珊驱散尽去。就像那片松树林,多少年过去已经繁茂不再,可是挺拔的树干仍直直地立在那里,让人感受到的不是萧索,而是真切的,生命的力量。
  然而刚从老家回来没几天,突然就听到了爷爷离世的消息。令人措手不及的总是身边人的离去,不管你的心理准备有多久。我怔怔地什么话也说不出,也没有流下一滴眼泪。可当父母赶回去后,我独自一人留在家,漫漫孤夜的黑暗,始终湮没不了脑海里那站在松树林里的人影,麻木已久的神经终于承受不住了这一天的刺激,我还是哭了。蜷缩在床上,蒙着头,嚎啕大哭着,用力嘶喊着,许久,慢慢地变成无声的抽噎。我知道,那个在我生命里本没有过多话语与回忆,却对我非常重要的人永远地离开了我。我知道,那温暖粗糙的大手再不会抚上我的头。
  他终究还是离开了,如叶儿飘摇在风中,不带一丝伤悲地飞翔。最终都还是会回到大地的怀抱。幸运的是,那片松树林还在那里,每当我闭上双眼,脑海里的画面总是爷爷站在树林中间,一脸慈祥地看着我。而在他深深的眼里,还藏着一片松树林。
  当初离开老家的时候,他也是站在四楼倚栏看着我离去。我频频回头望去,一直朝他挥手,我喊着要他别送了,外面风大。可他仍是静静地一直微笑地看着我,又是那安心的笑容,又看见他的身影与那片树林交织在了一起。那一刻,松树林里又是一片旋舞不止,而我却未曾想,他也是那其中一叶。那时,我以为只是分离,却不料,这竟是永远的诀别。
  之后爷爷和奶奶合在了同一个坟头里。我曾爬上那座山,去看过奶奶的坟头,听着凄风横贯山林,总觉太过萧瑟。而如今,爷爷也长眠于此,青山深深,却再没有之前的寂寥之感了。流云悠悠,沉浮在山岗上,纵然我是一片树林间的游云,也愿因他招手而停留于此。
  鲁迅先生说过:“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,我对于这死亡有大欢喜,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。”
  心中一直有一处留守,那里藏着一片静谧的松树林,而站在其中的不是自己,而是爷爷,他就静静地站着,仿佛早已深深扎根于此,变成了一棵枝桠在风中轻扬的松树。
  我站在林外,静静地想着,我愿为此树守上一生,亦如此林守我一生。
  魂绕尘世,只见龙吟细细,凤尾森森。
 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。

Copyright?2006 Hun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: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党委宣传部

地址:湖南省湘潭市桃源路 邮编:411201 电话:0731-58291314 电子邮箱:xcb@hnust.edu.cn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